四四书库 > 乐动官方导航 > 玄浑道章 > 《玄浑道章》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疯神
    一名神尉军士卒这时看了眼地上的血肉逐渐消融瓦解,并且还有一股奇异的馨香传递出来,他抬头道:“尉主,好像刚才这个血阳余孽是在主动献祭自己。”

    林楚冷笑一声,道:“我知道,他是想复活自己的神明,那就让他复活试试好了,当年都护府的人把这里的异神全给埋葬了,就算现在活过来,我也一样可以把它们再打死。”

    他侧过身,对着剩下的所有人道:“你们分开先搜寻,把遗落在这里的神袍全都给我找出来,一件都不许漏!要是碰到什么意外,那就发讯号,我会尽快赶到的。”

    虽说神袍这东西只有适合的人才最发挥出最大力量,看上去都是一样的,可是他清楚,过去四大军候和神尉军队率的神袍绝对不是那些普通神袍能比的,不但潜力更大,而且能立刻提升一个人战斗力。

    掌握了这批神袍在手,他就能组建起一套属于自己的亲军,到时也能更配的上他这个“尉主”身份。其实从承继关系上来说,他认为自己比现在的尉主和四大军候来的更为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远处一道剑光一闪,飞向了一座神庙上方。

    张御伸手一把握住,尽管他自己难以飞遁,但是凝注灵性的飞剑却是丝毫不受影响。凭借此剑,他也是把刚才这一战都是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,能直接从阿奇扎玛外面闯进来的人许是四大军候中的某一个,也许就是上军候朱阙亲自到此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居然是一个从来未曾听说过的人,而且对方的力量远远超过之前他所见到过的大多数人,甚至很可能已经达到了玄首那一层次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同样观察到,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战斗技巧和其自身所具备的力量并不匹配,甚至还有一丝生涩之感,而且精神状态也太过高亢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实力突然暴涨之后,身体和自我意识还未能完全调整适应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方所使用的战斗方式与那位神尉军的应副尉主有几分相似,这不禁令他想到,或许那位应副尉主的神袍根本就不在这座神城之中,而是落在了外面,并且这次被神尉军的人寻了去。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其实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神尉军来此,明显就是为了搜集遗落在这里的神袍,要是让他们带回去,神尉军的实力必将更为强大。

    他既然在这里,那就必须阻止对方。

    只是要击败这样的敌人,究竟要用什么样的方法?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此时他忽有所觉,举目看去,发现远处血阳之神的神符忽然闪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心下一思,顿时明白,刚才一百多人的死亡,等于是在这神城之中进行了一场祭祀,那个年老祭祀将自身还有所有的属下献祭给了血阳之神。

    可光是这一点力量却是远远不够唤醒这位血阳主神的,这个异神实力非常强大,要想令其复活,那灵性和生命力也要更多,祭品再翻个十倍,或许还有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异神纵然无法复活,这毕竟是其主场,或也可能会因此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如此想时,那神符上方忽有一股力量生出,上方光芒转瞬间又被压迫了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瞥之间,他却已是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把剑。

    一把心光所凝聚的剑。

    他目注片刻,这应当是那些修士前辈所为了。心下一转念,这般看来,短时间内是不必担心这些异神了,现在该考虑的是如何对付那些神尉军了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与那疑似继承了前人神袍的人正面对抗。

    他深思片刻,道:“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。”他当即于心下一唤,随着两道光芒闪烁出来,玄章、浑章一同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洪河隘口。

    窦昌等人神色严肃的看着隘口对岸,两千左右的血羽战士正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推进,虽然炮火不断落下,可是当他们身上的血雾凝合在一起之后,之前无往不利的炮弹砸上去之后都是四分五裂,根本不能起到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自六十年前一战之后,血阳古国的余孽只有三十年前组建了一次大规模的进攻,那次玄府元气未复,主要是靠神尉军的帮助才能将挡下来。

    也是那一战,神尉军看到了玄府的虚弱,开始日益膨胀起来,只是当时还有大都督杨宣压制,所以还没有到后来横行无忌的程度。

    而血阳余孽由于那次攻势受挫,似乎意识到了正面无法突破,此后就放弃了大规模进攻,一直都是用少数精锐进行突袭,再没有一次出动过这么多数目的血羽战士。

    窦昌沉声道:“都护府曾经有过大致的估算,血阳余孽所拥有的血羽战士大约在四五千人左右,这一次至少出动半数的力量,说不定这还并不是全部,诸位师弟,做好苦战的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齐武、范澜等人都凛然称是。

    窦昌看了看远处神尉军的驻地。

    虽然这次有他们在这里,神尉军三大军候也在这里,看上去挡下对方面的进攻不是难事,可他却是隐隐感觉到,血阳余孽的这次举动不定与神尉军有关。

    他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他招招手,唤来一名役从,道:“这里的事情都报上去了么?”

    役从回道:“都报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窦昌示意一下,役从赶忙把纸笔掏了出来,他拿过来将现在这里的情况和自己的看法全部写上去,而后交给役从,道:“用最快秘信渠道传递。”

    这时他听得一阵阵喝令,鼓声、还有骨哨尖啸,他挥了挥手,让役从自去,转动城墙边沿,见下方一列列军卒正在整肃列队。

    这些人身着覆面铁甲,前持钢盾,侧拿钢矛,腰悬环首刀,顶上是赤色盔翎,站在那里时,有一股冰冷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他望远处看去,一个个堡垒里面都有这样的军卒在整队,暗道:“前军要出动了么。”

    都护府都尉军里面最精锐的就是五千身着秘炼铁甲,手拿刺血长矛的前军,他们身上的甲胄武器都是天夏本土所炼造的,可以与血羽战士进行正面抗衡。

    当初都护府数万大军全是一色军甲,不过由于遗失和战损,如今也只能凑出这么多数目了。

    这些军卒默默站在那里,随着等待着出发。

    现在血羽战士还没有过河,就算拥有祭祀跟随,要想抚平汹涌的河流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而一旦到了河面之上,就不可能维持完整的军阵了,顶上的炮火就又会有宣泄的余地,在这最后一轮打击后,他们会择机选择出击。

    距离玄府等人较远的一处堡垒上方,神尉军的三位军候同样在这里观战。

    齐巅在那里活动着自己的拳头,他仿佛很是无聊,对着庞巩和赫疆两人道:“我什么时候才那上去好好打一场?”

    赫疆回过头看了看他,道:“齐军候,以后有你用武的地方,现在还请你忍耐。”

    庞巩也是附和道:“对啊,齐大哥,我虽然梦想成为一个冲锋陷阱的战士,可是军令在身,也只能压抑胸中的热血,也请你千万忍耐啊。”

    齐巅哼了一声,双手一个环抱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赫疆则是回过头,继续留意着前方的战场,许久之后,他似有所察觉,转头往某一处看去,过了一会儿,他沉声道:“疯神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巅听到这句话,一下站了起来,浑身充满斗志,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赫疆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某一方向。

    齐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就见那里大片密林一阵阵的伏倒,好似被什么东西路过那里时推平了,而且行进速度很快,在达到边缘时刻,那个动静忽然停下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后,一道黑色的光芒闪过,轰然一声巨响,百十根巨木炸裂开来,林地边缘出现一个巨大缺口,自那里露出一个庞大而怪异的身躯来。

    它的上半身是人,下半身是狮子,但是人身那部分除了头颅还能看,其余部分长着各式各样的虫类肢体,身上裹满了各色羽毛,无数细小的虫豸在羽毛内出入爬动着,而尾部则是拖着一根根互相撕咬的毒蛇。

    它一出现,就用狞恶的眼睛注视着隘口堡垒,发出阵阵疯狂的吼叫,浑身的光芒也是跟着忽明忽暗,看去完全没有理智。

    赫疆看了看,沉声道:“疯神已是到了,齐军候、庞军候,稍候等玄府的人上去,我们就按原来拟定好的方略行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『四四♂书÷库→M.44shu.Com』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